天津在线

分享按钮

首页> 资讯频道> 信息资讯> 正文

十月蛇胎柳龙庭白静---免费阅读无弹窗

十月蛇胎柳龙庭白静---免费阅读无弹窗

一场重病,让我怀胎十月,孩子他爹是条蛇:东北出马仙,一个女弟马的真实故事……新书求暖,大家喜欢的话,有钻石、有票票的都投给银花吧,打滚卖萌!

“刚才黄三娘不是说这朱大贵家里供着猪仙吗?怎么可能是妖气呢?”我问柳龙庭,毕竟这黄三娘修炼了这么久,不可能连仙和妖都分不出来,加上这么久以来,我听过的,接触的都是一些仙,这忽然接触到一个妖怪,让我还觉的有些好奇。

“我们动物修仙,世人对我们还算是很客气,没做过什么坏事的,不管修为多少,都会尊称为仙家,如果有些已经被编入仙职的正仙,就比如那些保家仙,出马仙,都是编进过仙职的,就算是正仙,正仙身上得有正气与善念,才能保持一声清明之气,如果正仙堕落,犯下恶事,身上的味道就会变得恶臭,这是妖气,不过这也和每个动物的生活习性有关,你现在也是神职人员,所以能闻到这味道,普通人是闻不见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柳龙庭说到动物的生活习性,这顿时就让我想到了猪一般都是住在猪圈里头,这能干净到哪里去啊!

我们进村去找朱大贵家,外面茫茫一片大雪,大家都窝在屋里头不愿出来,因为越进村子那股味道就越难闻,我就用围巾把我的口鼻给挡住了。

在路过一家红屋顶土墙的人家前时,柳龙庭停下了脚步,跟我就是这家了。

这家屋子十分破败,看起来就像是没人住,不过我们在屋门口还没站多久,里面一句十分难听的东北骂人的话从屋里传了出来,紧接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抱着头从屋里落荒而窜的开门跌撞出来,而女人的身后,站着一个一身横肉像是屠夫似得壮年男人,估计就是朱大贵了,手里拿着一把杀猪刀,扬在头顶,对女人骂道:“你麻辣个壁,滚出去给老子买酒,买不到别回来!”

女人捂着满是巴掌印的脸,嘴角边上还流着血,一边哭一边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看都没看完们一眼,捂着脸慢慢的往外走,雪白的雪里,印出她两道纤瘦细小的脚印。

朱大贵手里还是没把那把杀猪刀给放下来,瞅见了站在他们的家门口的我和柳龙庭,顿时就又傲了起来:“瞅啥啊瞅,信不信老子把你们给剁了!”

“我是来杀你的。”柳龙庭毫不避讳,跟朱大贵把话说的直接。

“哟!”朱大贵感到意外,把刀扛在肩上,大摇大摆的就从屋里出来了:“杀老子的?你也不去打听打听,这方圆几十里,有谁敢杀老子?”

《十月蛇胎》未完待续.....

微信关注公众号【烂漫品读】回复109即可

阳光-深入文馆.jpg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天津在线"的所有作品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天津在线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二、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三、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天津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四、转载声明:如本网转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30日内及时同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天津在线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登载此文只为提供信息参考,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jubao@72177.com

今日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