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资讯频道 滚动新闻 正文

【津彩全运烩】只想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

字号: 2017-08-29 23:00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天津网讯  天津日报记者 顾明君 苏娅辉  本届全运会上再现众多体育老将,由于全运会都是在奥运会的转年,打完奥运会再打一届全运会再退役已经成体育界的一个惯例,因而全运会也成了众多运动员的告别舞台。竞技体育对体力要求极高,随着年龄的增长竞技状态下降是客观规律,无人能抗拒。老将们出战的意义已不仅仅是为了争夺名次,他们是符号,是体育精神的化身。

  早有去意——朱启南

  今天上午,代表浙江队参赛的奥运射击冠军朱启南未能进入男子10米气步枪决赛。1984年出生的朱启南今年33岁,奥运会、亚运会、全运会大满贯获得者,此前已宣布过两次退役。

  朱启南18岁进入国家队,出道时被誉为“神奇小子”,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朱启南获得男子10米气步枪项目冠军,并打破了由美国选手简森·帕克在2003年6月15日慕尼黑创造的702.5环的原世界纪录。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朱启南在男子10米气步枪项目获得银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朱启南仅获得预选赛第10名,未能进入决赛,赛后朱启南对媒体表示,他太紧张了,太想要这块金牌了。

  2013年第十二届全运会上,朱启南在男子10米气步枪项目中,最后一枪走火仅打出8.9环,最终获得铜牌,但在50米步枪三姿项目中获得金牌。

  第十二届全运会后,朱启南对媒体表示,这是他的最后一届全运会了,他宣布退役。

  退役仅半年后,朱启南复出,并在射击世界杯斯洛文尼亚站男子10米气步枪比赛中夺冠。

  2016年里约奥运会,朱启南在男子50米步枪三种姿势决赛中获得第六名,赛后再次宣布退役。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朱启南笑得少不更事,2008年他与金牌失之交臂泪撒北京,而第十二届全运会后,朱启南已表现出对运动员生涯的厌倦,他对媒体表示,在国家队的10年除了训练就是比赛,竞技体育太难了,他想享受生活了。

  圆梦全运——仲满

  8月28日,天津全运会击剑男子佩剑个人决赛在天津体育学院体育馆举行,北京奥运会夺金之后,34岁“高龄”的仲满以15:9战胜江苏选手孙伟,摘得金牌。

  8月12日,仲满发微博说“9年前的今天我完成了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梦想,再有16天我就参加人生最后一个全运会了,希望全运会也能圆梦!加油!”如今仲满圆梦,但这也许也是他最后的谢幕之战了。

  仲满生于1983年,田径运动员出身,15岁时因身高被借调至篮球队,在南通比赛时被击剑教练黄保华看中,2005年进入国家队。

  2008年北京奥运会,仲满获得男子佩剑个人冠军,这是继栾菊杰在1984洛杉矶奥运会获得女子花剑冠军后,中国代表队时隔24年再次在奥运击剑项目取得的金牌,所以仲满称其为“看似不可能完成的梦想”。

  但仲满在全运会上一直战绩不佳,第十一届全运会上,仲满在个人赛止步八强,第十二届全运会上,仲满再次在个人赛止步八强,第十二届全运会后,仲满宣布退役。

  退役3年后,仲满宣布复出,出战本届全运会仲满目标很明确,就是希望再获得一枚全运个人项目金牌,弥补遗憾。

  决赛中,仲满对阵同样来自江苏代表队的后起之秀孙伟,1992年出生的孙伟比仲满小近10岁,曾在1:8落后的情况下凭借充沛的体力奋力反扑,但最终还是被仲满以丰富的经验压制住,最终仲满以15:9获得胜利。

  赛后仲满对媒体表示,这枚金牌来之不易,佩剑项目对速度要求很高,运动员随着年龄的增长,劣势会越来越大。不少人希望仲满再战一届奥运会,那时仲满已年近40,虽然他对这个问题没有完全封口,但确实希望渺茫。

  令人高兴的是,在仲满的个人微博上,他6岁的儿子籽同持剑练习已有模有样,期待未来某一天,小家伙也能为国争光。

  “六朝元老”——胡斌渊

  在众多老将中,胡斌渊可能是最默默无闻的一个,因为他的项目实在太过冷门——男子飞碟双多向。这届全运会,胡斌渊被大家认识始于争议,他被上海代表团选为旗手,许多人发问为什么是他,各队代表团的旗手通常都是明星运动员,可胡斌渊既没有名气又不是奥运冠军,上海代表团明明有看起来更合适的人选,比如为中国自行车队实现奥运金牌“零的突破”的钟天使。对于这个问题,上海代表团的回答是:坚持。

  1978年出生的胡斌渊今年已经39岁,1994年进入上海市射击中心,1997年进入国家队,他默默坚守赛场20余年,拥有顽强的拼搏精神和良好的体育道德风尚,胡斌渊参加过四届奥运会、六届全运会,被誉为“六朝元老”,一直是中国飞碟双多向项目的领军人物。

  1998年,胡斌渊第一次获得亚运会冠军,之后两次夺得世锦赛银牌,四次获得世界杯总决赛亚军,多次拿过世界杯分站赛的冠军。2008年北京奥运会,胡斌渊获得该项目铜牌,2014年仁川亚运会,胡斌渊再获该项个人赛冠军,中国队获团体赛银牌。2016年里约奥运会,胡斌渊遗憾止步8强。

  本届全运会上,胡斌渊再次获得金牌,为他的运动员生涯画上圆满句号。许多比他年轻的运动员都退役了,鬓角已泛白的胡斌渊却仍旧屹立在赛场上。但这届全运会已基本确定为胡斌渊的告别之战,因为东京奥运会已决定取消飞碟双多向项目。

  “玄冥二老”再联手——苗立杰和陈楠

  苗立杰生于1981年,今年已经36岁,曾获得亚运会冠军、亚锦赛冠军、WNBA总冠军、WCBA总冠军。她被称为“罗刹”级的人物,在场上会像一把利刃一样刺入敌人心脏,球迷们称她为“女科比”。

  陈楠生于1983年,今年34岁,2016年1月,篮协公布里约奥运女篮集训名单,老将陈楠的名字赫然在列,令众多球迷兴奋不已。她被誉为“亚洲第一中锋”,出征里约奥运会时,已经为人母的陈楠在中国女篮困难之时挺身而出,并在落选赛与白俄罗斯的关键一战中,依靠其个人的优异表现,保住了中国队直接进军里约奥运会的资格。

  本届全运会,苗立杰和陈楠共同为解放军代表队出征,她二人曾被称为“玄冥二老”,在赛场所向披靡,二人再度联手登场,将成为本届全运会最经典的画面之一。

  目前女篮尚未开赛,球迷们一方面期待两位老将在赛场上的表现,同时更希望她们能保重身体,毕竟两人都已一身伤病。

  令人心疼——徐云丽和王一梅

  8月28日,女排七、八名争夺战中,福建队员徐云丽进攻时重心不稳,痛苦倒地,因为疼痛,徐云丽忍不住哭了出来,最终被用担架抬出赛场。经过医生诊断,徐云丽左侧膝盖韧带断裂,需要进行手术。

  24日小组赛时,徐云丽防守后已受过一次伤,所幸只是旧伤复发,没有大碍,之后带伤参加了1/4决赛和5-8名排位赛争夺,但28号这一次,幸运不再眷顾徐云丽,此前徐云丽已进行过右侧膝盖韧带手术和脚踝两次大手术,经过艰难的恢复才重新站到赛场上。

  2006年2月,徐云丽被陈忠和看中,入选国家队集训名单,重点打造为副攻,身高1.96米的她被誉为“网上长城”,是郎平的爱将。

  1987年出生的徐云丽虽然才30岁,却是名副其实的老将,征战赛场十余年,参加过三届奥运会,此次受伤最大的影响是她注定无缘9月5日-10日在日本举行的大冠军杯赛,她本已入选20人大名单。

  本届全运会的另一位女排老将是王一梅,1988年出生的她同样年龄不算很大但比赛经验丰富,自从2005年入选国家队后,王一梅成长迅速,2008年,王一梅与徐云丽、魏秋月等人第一次出战奥运会,当时是中国女排火力最猛的主攻。

  本届全运会,王一梅代表辽宁队出征,半决赛时负于上海队。上海队教练一语道破对方弱点,王一梅几乎是辽宁队唯一的得分点,而王一梅自身的体能也在下降,已很难打满全场,伤痛也同样折磨着她,赛前在场边贴膏药的一幕令很多球迷心疼。球迷们一直希望王一梅能再入选国家队,成为朱婷的最佳搭档。

  辽宁队的问题也映射出了中国女排的现状,不只辽宁队,几乎各个省队的支柱都是国家队选手,鲜有亮眼新人出现,里约重温辉煌后,中国女排还能走多远又成为了无法回避的担忧。

  女水之魂——孙雅婷

  天津人都知道天津女排,但其实天津还有一个“常胜之师”——天津女子水球队。今天下午,天津队10:4战胜广西队,此次天津女水唯一的目标是夺冠,实现全运会三连贯,毕竟天津女水拥有5名国手,占据中国女子水球队半壁江山,其中一位队员名叫孙雅婷,是土生土长的天津姑娘,参加过三届奥运会。

  天津女子水球队主教练蔡添雄评价孙雅婷为“球队中流砥柱,是天津队的精神领袖”,1988年出生的孙雅婷16岁开始练习水球,由于在北京奥运会上的出色发挥,被欧洲顶级水球俱乐部奥林匹亚科斯功勋教头哈里斯相中,成为登陆欧洲联赛的第一位中国球员,同时也是首位亚洲外援。

  里约奥运会结束后,有记者问孙雅婷是否还会再坚持,三次奥运会均抱憾的孙雅婷一时哽咽,最后说出“有心无力。”29岁的年纪对于一个女运动员来说确实已不再年轻,希望雅婷能在赛场上征战更久,为中国女子水球带出更多新人。

  在家门口谢幕——雷声

  2012年,雷声获得伦敦奥运会男子花剑个人赛金牌,打破了中国男子花剑奥运金牌零的突破。2016年里约奥运会,雷声担任中国代表团旗手,成为中国第一位奥运冠军旗手。全运会的赛场上,他已经获得男花团体三连冠,他期待着在自己的第四次全运会也是最后一届全运会上,能够自己出生的地方——天津,以四连冠完美收官。

  雷声对天津有着特殊的感情,因为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1984年3月7日,雷声出生在天津大港。“我的爸爸是陕西人,妈妈是山西人,他们都是当时在大港石油工作,我就是在大港出生的。到6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工作调动到广州,我们才离开天津的。”由于工作的需要,雷声随父母南迁了。而他的姥姥家的亲戚还都在天津。这是雷声第四次出战全运会,也将是他的最后一届全运会,全运赛场的告别战在天津进行,对他有着特殊的意义。“我对这里很熟悉,小时候在这里长大,后来做运动员后,经常到这里训练和比赛。家里的一些亲戚也在这里,有时候在这里比赛还能和亲戚见面,现在基本上每年都会回来。我很喜欢这个城市,在这里感觉很亲切。这次我是带太太一起来的,她会在现场看我比赛。”

  在和记者交谈的过程中,执法此次全运会的外籍裁判也和他打招呼,他用流利的英语和对方交流。在奥运会和世锦赛等国际大赛的赛场上,他们经常见面,雷声的精彩表现给裁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谈及转型话题,对于是否希望以后前往国际剑联工作的问题,雷声表示:“如果有机会的话,我非常愿意。”雷声目前的身份是运动员,他说未来转型不会是从事行政工作,应该还是和专业相关,但现在一切还都不确定。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www.72177.com/rollnews/201708/29/4346732.htm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