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资讯频道 滚动新闻 正文

轨道维修工:深夜行走在地铁隧道里的人

字号: 2017-09-01 16:48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天津网 通讯员 高双双 乔升华 摄影 于广淼 即时播报 “在轨道交通行业,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当夜幕降临,你我在睡梦中呓语时,他们开始上‘道’夜行。幽暗的隧道,狭窄的作业面,闷热阴湿的环境,数十斤的检修装备,超过9600个需要检查维护的螺栓,数十项测量数据,一年365天,每天5个小时徒步丈量,24小时‘待机’坚守。他们是黎明前的眼睛,是深夜中的坚守者,是168公里轨道的‘保健医’,是市民安全出行的保障员。他们就是默默职守钢轨的守护者——轨道维修工。”

开始走进隧道

  午夜零点,忙碌了一天的城市渐渐安静下来了,地铁3号线北站站最后一批安检员收工回家,这时车站迎来一批特殊的人,他们戴着探照灯,穿着荧光服,背着几十斤重的工具包,列队点名后鱼贯进入隧道,开始了一次常规夜间巡道维修作业。

    一毫米都马虎不得

  “地铁列车每天在轨道上行驶,在列车巨大的冲击下,坚固的轨道可能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这些变化会直接关系到市民乘坐地铁列车的安全性和舒适度。”地铁3号线维修项目经理吕德山告诉我们,“地铁轨道的轨距和标准铁路一样为1435mm,轨距误差不能超过3mm,两条钢轨的水平误差不超过4mm,否则会导致列车晃动或颠簸,对行车安全和乘客舒适度产生影响,轨道检修就是通过检查轨道轨距、更换胶垫调整高度等工作,将这些误差调整至安全舒适的范围内。”

仔细检查每一个角落

仔细检查测量轨道

  “我们有先进的检修仪器,但是不能全部依赖机器,人工检修也是必不可少的,上了‘双保险’心里才踏实”。作为项目负责人,吕德山经常带着弟兄们下道巡检。“测量数据,一毫米都马虎不得;安全事项,每分钟都得小心翼翼”。在吕德山眼里,地铁关系全市百姓的出行,一刻也不能延误,尤其是刮风下雨的天气。“我的手机常年24小时开机,最怕半夜接到电话,特别是在露天高架部分检查时遇到雷阵雨,躲都没地方躲,也没办法打伞,就只能被淋着,但是对我们来说保护机器不淋湿永远是第一位的。”

    一晚弯腰检查近千次

  测量轨道轨距看似简单,实则不容易。每隔6.25米测量一次,弯腰测量,起身走几步,再弯腰测量,循环往复。像3号线,正线全长33公里,分为小淀、天津站、华苑三个工区,一个班组负责10公里左右,一个人一晚上要徒步进行5公里的检查。

测量轨道间距精确到毫米

测量轨道

  “6.25米要弯一次腰,5公里800次。而且每次弯腰不是简单的弯一下就起来,每次得保持一段时间,测量做标记。腰疼,肯定疼,不用一个晚上,几段下来就疼了。”地铁6号线天拖工区工长白昭军略有些腼腆地说,“不过时间长了也都习惯了,就跟上夜班这种作息生活一样,昼伏夜出,黑白对调,需要技术还需要体力,开始也不适应,和平常人的生活完全相反,后来也慢慢习惯了,现在反倒能切换自如了。

  需要弯腰的不仅仅是检修,还有钢轨探伤。“津滨轻轨9号线共有钢轨52公里,每年每一寸钢轨要轮流探伤6次,钢轨共有8千多个焊缝,每年要轮流检查2次”,提起轨道检修和探伤,杨森如数家珍。杨森的主要工作就是探伤,每晚推着前后两个轮子的小车走在轨道上,他自诩为“轨道医生”,“其实就是推着小车对钢轨做B超,使用的精密检测仪器和医院的B超一样,都是靠着声波反射工作的。超声波探伤仪的几个探头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往钢轨的轨头轨腰和轨底发射超声波,探伤工通过观察显示屏上反射回来的曲线看出钢轨内部是否出现裂痕”。“推这个小车可有技巧了,不注意的话,就会从钢轨上掉下来,想扶上去就难了,太沉了”。“闷着头这么推着走也挺枯燥的,但是又感觉挺自豪的,因为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我们的工作关系列车和乘客的安全,所以也挺有成就感的。”

  弯腰测量检查,推着探伤仪一步步前进,每天的任务重复枯燥,轨道检修就是这样平平谈谈,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但是把简单的事情做好就是不简单,把平凡的岗位坚守好也是不平凡。轨道延伸的地方,每一寸钢轨、每一根轨枕、每一粒道碴,都有维修工们洒下的汗水和辛苦劳作的痕迹。

    一次不能修改的现场直播

  “你看这个钢轨的下面有锈蚀,这是探伤机器发现不了的,我们通过经验和现场分析发现了,并做了加固”,地铁1号线维修项目部领工员杨本果得意地介绍着,“有一次我们发现一段露天钢轨,下完雨别的地方都湿了,只有这一节不湿,通过仔细检查,发现内部有伤痕,导致雨水渗入。探伤机器只能提供分析,要靠人的经验和极度的细心才能发现一些疑难杂症”。短短几个小时的交谈中,这个个头不高,笑容可掬,略显腼腆的山东小伙子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每一个细小的技术问题都能被他讲解的兴致勃勃,“一年365天和这两根钢轨较劲,已经摸透了轨道的‘脾气’,哪里问题多,哪里需要倍加呵护,哪里容易‘生病’,必须门清儿”。一旁的白昭军接话说:“杨老师身上有股钻研劲儿,认学、认干还认教,愿意琢磨事儿,也愿意和我们分享。之前轨道里要更换钢轨,无法使用吊车等大型设备,只能人抬,一根长轨需要30个人才能抬得动,他通过3个月的技术攻关,设计出一款轻型吊运钢轨小车,现在只需要8个人就能更换一根钢轨,省人省物省力,特别佩服他。”

检查轨道

  提起这些“战绩”,杨本果最得意的要数和老搭档杨胜凯一起完成的“1号线复兴门联络线401号旧道岔的拆除工程”,他们自己戏称“决战401,亮剑复兴门”。哥俩儿通过2个月的潜心研究最终确定施工方案,采用注入植筋胶这种特殊工艺,在不破坏道床的情况下,提高了螺栓的稳固性,利用9个晚上的时间,实现了同行专家认定的“必须要70天”才能完成的拆除工作,施工成本仅仅用了20万元,以最少的人力成本达到了效益最大化。同时还节省了时间,提高了安全系数。

使用工具进行维修

  内敛不善言谈的杨胜凯则坦言“每天早晨6点到7点是最紧张的一个小时,因为从刘园站到财经大学站一班车是45分钟,只有听到列车安全平稳地开完,说明凌晨的维修工作没有问题,悬着的心才总算放下来。”“每次维修都是不能修改的现场直播,因为没有试的机会,一旦出现问题就会直接影响运营,所以不仅要做到细心严谨,还要提前做好预判,确保万无一失。”谈论工作时津津乐道的杨胜凯在最后照合影的时候反倒拘谨起来,原本在手中灵活自若的道尺此时却不知道该怎么放,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紧张,而合影结束他又像被摁了开关一样,继续着手中的工作,弯腰、测量、行走,严谨细致、踏实坚定……那里才是他的舞台。

    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

  “叮……咣……”敲打和更换螺栓的声音让人头晕,扑面而来的热浪更是令人目眩,维修工的额头上已经布满细密的汗珠,工装的背后更是湿了一大片。他们似乎已然适应了这样的作业环境,只是用布满老茧的手擦拭一把汗水,在额头上留下一道脏痕,步履却丝毫没有停止。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4点,“天窗时间”结束了,轨道维修工们清点完工器具后悄然离开,隧道里空无一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那些运行良好的设备知道,平稳行驶的列车知道,天上的月亮和星星知道,他们来过、奋斗过、付出过辛劳、挥洒过汗水。

收工

  这只是无数个夜晚中的一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默默无闻地来,悄无声息地走,承受着冬日的阴冷和夏日的闷热,重复着枯燥乏味却异常重要的工作。这也只是工务维修的一部分,还有很多工种、很多人没有出现在我们的镜头前,但是他们的身影一直活跃在黑夜中,活跃在地铁里。车轮滚滚,人来人往,当地铁车厢里的乘客们享受着舒适快捷的旅程时,是他们在为地铁安全行车无悔奉献着。

  轨道向远处延伸,未来的路也还很长,工务维修人的脚步会一直向前,在这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中,一如既往地奉献青春和汗水,为地铁网络化运营保驾护航。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www.72177.com/rollnews/201709/01/4347522.htm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